滁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筆尖股民故事三題小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9:39 编辑:笔名

  【我的师傅郭郎泰】

  郭郎泰是我的师傅,在他退休的前一年,我成了他的关门弟子因郭师傅紧财,为人小气,很多人背后都叫他葛朗台欧也妮.葛朗台是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的著名小说《守财奴》的主人公

  郭师傅生养了三儿一女,儿女们都已成婚生子按理说,郭师傅是儿孙满堂,该享享天伦之乐了可郭师傅天性孤僻,不肯随儿女们过前几年,老伴身染顽疾,先他而去郭师傅便独居

  郭师傅身世很苦,小时候跟着父母讨饭,失散了,至今不知家乡在何方1948年的寒冬,无家可归的郭师傅只能露宿街头,南下的解放大军救了已被冻得奄奄一息的郭师傅,郭师傅后来就在部队上当了一名司号兵1951年,郭师傅随部队入朝作战,据说,他杀敌勇敢,立了好几次战功爱好文学的我想写写他,好几次求他讲讲英勇杀敌的故事,他都哈哈一笑,说:“大老远的事了,还提他做啥”

  全国解放后,郭师傅转业到一家大企业,因为没文化,他自己要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郭师傅没进过学堂门,脑子可不笨,几十年的摸爬滚打,郭师傅的一手焊工活练得可是货郎背包——没挑了几任厂长对郭师傅都是褒奖有加

  岁月不饶人,郭师傅退休了郭师傅每月退休金千余元他一生与烟酒无缘吃的也是粗茶淡饭也没见他添置过啥新衣,平日总是穿着或灰或黑的工装家里也近乎寒酸,除了睡觉和吃饭的家什,仅有一台14寸的电视机和一台他视如珍宝的“红灯”牌收音机,再就是一柜一箱等杂物

  郭师傅无甚爱好,钓鱼,打牌,下棋都不会,整天摆弄他那台总也定位不准老跑调的收音机是他最大的乐趣让我想不到的是,如此古板的郭师傅竟然成了股民

  1994年年底的一天,我到证交所办理交割手续,突然看见郭师傅挤在人群里,眼睛死死的盯着大屏幕看我上前拉他一把,说:“郭师傅,您也玩股票”

  郭师傅收起笑容道:“你小子也不小了,咋还不正经呀,啥叫玩我买股票可是响应党的号召,支持国企改革”

  我赶紧伸出大拇指说:“您说的对我说,您在哪儿学的这些呀”

  他说:“收音机啊”

  因我不是外人,郭师傅也不避违,我见他爽快的在10元价位附近买进了5千股深发展,便暗自咋舌,我说:“这股票已涨了很多了,您不怕套牢”

  他哈哈一笑说:“怕啥,反正是国家的钱,支援国家建设呗”

  不久,龙头股深发展再次发力,短短三四个月时间,股价就窜上了 0多元

  后来我用上了电脑,很少去证交所了听人说,郭师傅成了证交所的名人,也有人说他是股神,他买什么股,什么股就会象吹了气的气球样直往上窜……

  照旁人看来,郭师傅手中的钱是不会少了可郭师傅太抠门,除给几个孙子,孙女买些笔,本子等学习用品外,几个儿女结婚,买房,装修,跟他开口要点钱,他都摆出一副铁公鸡的架式——一毛不拔惹得几个媳妇背后都大骂他是“葛朗台第二”

  几年来,人们总是看见郭师傅往银行跑,也不知他是取钱还是存钱反正,人们传闻郭师傅手里至少有几十上百万了人们都说郭师傅想不开,莫非要带进棺材里去几个儿女也没少跟郭师傅套近乎,或旁敲侧击探虚实郭师傅对传闻不置可否,一笑了之

  郭师傅病倒了,住进了医院可把几个儿女忙坏了,端水,倒尿,换衣,伴宿,对郭师傅可谓关怀倍至郭师傅心里坦然,并无一句感谢的话郭师傅虽病入膏肓,但心里亮堂着呢他明白,几个儿女也并非不孝,但主要还是冲着他的存款来的郭师傅将柜和箱的钥匙用细绳穿了,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任凭几个儿女花言巧语,终不松口

  郭师傅终于平静地去世了几个儿女哀伤一阵后忙取下郭师傅的钥匙他们打开衣柜,只有郭师傅的几套旧衣他们翻遍木箱,除了几枚闪亮的军功章,一摞郭师傅生前获得的“先进生产者”,“优秀共产党员”等各种证书外,再就是一叠汇款凭据以及几封发之希望工程办公室的感谢信还有一摞发之山区的书信,一看字体就知道大都是小学生,每封信的开头都写着:“亲爱的郭爷爷……”

  【我的文友苏大哥】

  老苏大名苏友,是我的文友人们大都认为诗人都是些文弱书生或娇小的美眉,瞧老苏那五大三粗的样子,怎么也不相信他是个诗人

  老苏也并非傻大个五大三粗的人抡起三十斤重的大锤来挥洒自如,玩起三十克重的笔杆子来也毫不逊色先前,老苏跟老婆萍萍说想学习写作,并说要缩短俩人的距离萍萍并不在意的笑笑,萍萍是厂报萍萍心想,距离倒无所谓,看看书写写文章,总比整天东游西荡摸牌赌博强

  老苏成了诗人,确切地说,老苏是个准诗人或末名诗人老苏爬格子多年,被印成铅字的最高档次是市级报纸,且都是些豆腐块老苏的多数诗作发表在不公开发行的厂报上,工人师傅们便都记住了老苏的名子,相识的,便叫老苏诗人大家虽读不懂老苏的诗,但都公认老苏是个文化人,扳子锤子好摆弄,诗可不是人人都能写的老苏也喜欢人家叫他诗人,谁叫他一声诗人他心里便冒出一股子甜丝丝的感觉,便拉住人家非敬人家一只香烟不可

  老苏最大的苦恼是总没有突破,发给一些全国或省级报刊的稿子都石沉大海有几位的退稿信也都是说“题材雷同,体裁缺乏新意”“我真不是搞写作的料吗”老苏暗自思忖,差点“金盆洗手”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老苏爬格子几年,那一头潇洒的自然卷儿的头发也爬掉了不少,这次在萍萍的帮助下,终于有一篇十几行的短诗《锻造》上了省报的副刊我们几位文友嚷着要老苏请客,老苏便乐呵呵在望江楼请了一桌酒过三巡,大家的话题扯到如火如荼的股市上,这个说赚了多少,那个说赚了多少,好像进了股市走路都能让钱绊倒似的,把个老苏听得怦然心跳老苏讨好地给我斟一杯酒,央求我带他炒股借着酒劲,我将胸脯拍得山响,半瓶子醋的我便当了老苏的股市师傅

  老苏是个急性子,回家立马让妻子萍萍到银行去取钱萍萍晓得老苏是个拿定了主意雷打不动的人,只得依了他

  不料,国家为防风险,连连推出利空空头的炸弹炸得多头血肉横飞,节节败退仅入市月余的老苏所购股票全部高位套牢,算一算面值,5万元仅值2万余老苏急得嘴巴生疮,在里对我直嚷嚷:“怎么办怎么办”待他心平气和些,我劝他:“老兄啊,这利空来了上帝都挡不住,我看这股票还得往下跌,赶紧割肉逃命吧”

  老苏怏怏地回家准备卖出股票,妻子萍萍劝道:“别卖了,放着总有解套的时候你这一卖,咱不是鸡飞蛋打了吗”

  老苏没好气地吼:“去,一边呆着去,一个女人家知道啥呀”说着操起将股票全部卖掉

  萍萍抹一把眼泪说:“那好吧,明天我也办个证去玩股票”

  老苏冷笑两声:“嘿,嘿,你连什么叫K线,什么叫市盈率都不知道,不亏才怪呢”

  萍萍说:“这钱也不是你一个人攒下的,凭什么你能亏我就不能亏”

  老苏无言

  “咱们干脆来个比赛,以半年为期,到时以交割单为据,谁亏得多谁就再别涉足股市”萍萍提议

  老苏心想,我好歹还念过几天电大,读过的书你背都背不动,我就不信还比不过你老苏爽快应战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这天,老苏和萍萍各自到证交所打了交割单老苏的5万元本钱只剩下2万余元,而萍萍的5万元却变成了10万元

  老苏大吃一惊,连道:“高手股圣股仙”又有些口吃地问萍萍:“莫非哪个大户跟你是亲戚”

  萍萍摇头“那,你拜过高师”

  萍萍又摇头老苏急了,“我输了,你得让我输得心服口服吧”

  萍萍笑说:“要说高师,你就是我的高师”

  老苏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你没听说过人舍我求,人求我舍吗你这人吃亏处就在于你没有主见,人云亦云人家疯抢某种股票,你也去抢,结果接了最后一棒人家都逃了,你还傻呼呼的等着股价反弹,结果不得不忍痛割肉出局不信你仔细看交割单,我买卖过的股票几乎跟你是一样的,但不同的是每当你卖出某种股票,我就买进而当你跟进某种股票时,我就卖出……”

  老苏终于大悟

  老苏重返书房,好似笔下生花,佳作迭出多家国家或省级报刊接连推出老苏的佳作小辑纷纷来信赞其构思精巧,题材新颖,颇有创意这不,老苏最近又有一篇爱情诗《执子之手》获得了全国诗歌征文大赛一等奖呢

  【我的邻居柳大姐】

  柳大姐姓柳名叶,蛮诗情画意的名字柳大姐近五十岁了,可看上去好像四十都不到,大概是她长得瘦的缘故,按选美标准,她的一张脸虽一般,三围肯定是小号的她走路似弱不禁风的样子,有人就打趣叫她风摆柳

  柳大姐对人蛮热情,她会一手编织毛衣的绝活,四周邻里的少妇 们爱找她讨教绝活哪怕她正炒菜,锅里油都烧起烟了,你敲门咨询,她也会熄了火,一针一线教给你老婆常跟我唠叨她的趣事

  柳大姐先在县里一家供电单位上班那单位油水足,柴米油盐啥都分,四季水果不断纤四邻里半大的孩子们没少分享柳大姐的四季果实,所以,孩子们都蛮喜欢她,楼道里总有孩子欢天喜地地叫“柳姨,柳姨……”

  前几年,柳大姐办了内退她自个儿说身体有病,反正钱不少拿,福利照享,何乐不为呢四邻女人们都羡慕得要死,都说她一辈子都是享福的命

  一日,柳大姐在楼下遇到我,“X作家”

  我脸一红,只因为我以往涂鸭过几篇豆腐块散见于报刊,四周的工友便开玩笑叫我作家,其实,我心里知道自个离作家的称谓还差得远呢,所以,我脸一红,说:“柳大姐,您千万别挤兑我,叫我X小弟吧,您叫我有事”

  柳大姐哈哈一笑,说:“好,没想到X小弟和我一样痛快是这样,我想,想请教你一些写作方面的问题行吗唉,你不知道,先前上班混着还不觉得,这没班上了,心里闷死了,天天是几个娘们在一堆打牌闲扯,真没意思,所以我想……”

  “哦,是这样,你也爱好文学”我先前一点也不知她爱好文学的,便感兴趣的问

  “不瞒你说,爱好了几十年,可就是入不了门,告诉你,我以前还在我们局内部刊物上登过两首诗歌呢”说着,她的脸上放出了红光

  柳大姐如约而至她果然带来了一大叠她的手稿,有诗歌,有散文一番客套后,我坐下帮她看稿她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叫:“X小弟,你这电脑屏幕上尽是些不断闪动的数据,是干什么的呀”

  我告诉她说:“这是股票行情”

  “股票原来你会炒股票”她瞪大了眼睛问

  我说:“啥会呀,我是早炒股晚炒股早晚炒股,早割肉晚割肉早晚都割肉,瞎炒呗”

  “炒股难吗我听人说亏起来会让人跳楼的呢”

  我笑起来:“也别说得这么玄乎,只要你有好心态,只要你不太贪,跳楼就轮不到你”

  闻言,她非拉我到电脑前教她看股票,说我入市好几年了,一定是炒股高手我心里哭笑不得,只得耐着性子跟她讲什么叫股票,什么叫技术分析,什么叫K线图……末了,她兴致勃勃在我书架上搜走了好几本有关股票的书籍,先前说好的文学书籍倒是一本也没拿

  有些日子没见柳大姐了,也不知她在忙啥老婆自言自语,她在给我织一件毛衣,大概是花色上遇到了点麻烦一日,我上证交所办事,却看见了好久不见的柳大姐,柳大姐坐在一台电脑前正跟几位女士兴高采烈笑着,比划着我走近,叫她一声:“柳大姐”

  “啊,是你,X作家”她忙起身让座

  我问:“你当股民了”

  她高兴地说:“是啊,你不晓得这一个月我赚了多少这个数”她伸出一巴掌,“没想到股市这么有趣,天底下还有赚钱这么简单的事,我这下半辈子算是有得玩了,哈哈……”

  我摇摇头说:“据我观察,现在股市有些过热,大盘在5000点上方裹足不前,姐妹们仓位重的话还是出点货为好,免得高位套牢”

  柳大姐瞪大了眼睛说:“不会吧股评家都说5000点是大底,大盘要上8000,上10000点呢小弟呀,你是赚糊涂了还是亏糊涂了连高位低位都分不清了哈哈……”

  几位女士也都附和:“是呀是呀,大盘不上8000点,不上10000点,我们坚决不出货”

  临别,柳大姐又亮着嗓子道:“X小弟,有空我请你喝酒,你可是我的入门师傅呀”

  不久,火热的股市像遭受了一场暴风雨突袭,大盘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从6000点上方一头栽了下来,散户们满腹牢骚也好,呼天唤地也罢,都于事无补往日熙熙攘攘的证交所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了

  一日,我在楼下又遇到柳大姐,便问:“柳大姐匆匆忙忙上哪儿去呀”

  她依然笑容可掬地答:“证交所”

  我说:“证交所现在都空城了,还去那干什么”

  她哼一声:“干什么我跟他耗上了”

  “耗上了谁呀”我不解

  “股票呗,哈哈……”

  我关切地问:“空仓了吗”

  她这才收住笑,“空仓满着呢都是那些大骗子股评家,害得老娘亏了一大半,到现在割肉都没人要”

  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说:“怪我当初没拦住你”

  她手一摆,又哈哈笑起来,“干啥呢做检讨啊我自个要买的,我就是血本无归也怪不上你呀,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还这么婆婆妈妈……”

  没想到,她心理素质还蛮高,我心里释然了些见她手里拿着厚厚一本书,我接过来看,是一本《股票操作学》,便开玩笑说:“嘿,实践联系上理论啦”

  翻开扉页,便见一副工整的楷书对联,上联是:炒股不比炖豆腐,下联是:看盘须长三只眼横批:还得再练我笑说:“有功底呀”

  望着柳大姐匆匆远去的身影,我心里突然蹦出两个字:股痴也只能在心里祝福她一路走好

  共 515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郭师傅虽然是一个《守财奴》,儿女结婚,买房,装修,跟他开口要点钱,他都摆出一副铁公鸡的架式——一毛不拔可是,他“买股票”,并且他会说“买股票可是响应党的号召,支持国企改革”郭师傅终于平静地去世了,几个儿女哀伤一阵后忙取下郭师傅的钥匙,翻遍木箱,除了几枚闪亮的军功章,一摞郭师傅生前获得的“先进生产者”,“优秀共产党员”等各种证书外,再就是一叠汇款凭据以及几封发之希望工程办公室的感谢信还有一摞发之山区的书信,一看字体就知道大都是小学生,每封信的开头都写着:“亲爱的郭爷爷……”文字不多,确把一个共产党员的形象书写的非常完美,让人肃然起敬楚牛老师的小小说写作手法之妙,让我们非常佩服其他两篇也是异曲同工,章显他大家手笔精雕细琢之妙拜读,欣赏之余推荐共赏,感谢赐稿笔尖,期待精彩继续【:你猜】【江山部·精品推荐014072 25】

  1楼文友: 15:57:57 三则小故事,折射人生大智慧很精彩!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 ,欢迎参与交流

  2楼文友: 19: 6:0 祝贺作品加精,期待精彩继续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 ,欢迎参与交流

  楼文友: 02:11:0 欣赏老师佳作,祝贺作品加精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4楼文友: 06: :18 翻开扉页,便见一副工整的楷书对联,上联是:炒股不比炖豆腐,下联是:看盘须长三只眼横批:还得再练我笑说: 有功底呀 欣赏,问好老师

  5楼文友: 04:15:14 真切,就像身边人;生动,就像昨日事 悠闲读书郎,快乐写作者

怀孕左腿疼是怎么回事
如何更换成人护理垫
什么样是O型腿
预防老年痴呆吃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