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八十六章 落荒而逃的韩姐夫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6:59 编辑:笔名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八十六章 落荒而逃的韩姐夫

“韩姐夫,我姐情形怎么样啊?吃喝睡都好吧?”

韩姐夫看都不看她一眼,侧着身道:“娘子情形很好,与往常一样,若不是例常诊脉,我们现在还未发现有孕呢…多谢三妹了。”韩姐夫犹豫了下,他是想当面谢过杨念慈的,可这是人家夫家的秘方,老丈人在这呢…

段相听了这话,只以为大女婿是谢三女儿的关心。

杨念慈却知道他是谢自己的法子,没看出他的心思,自顾道:“我上次是跟大姐说的玩的,不知准不准的。你们别当真。我看是你们该着这时候有孩子,被我瞎撞上了,你跟大姐说,让她别放在心上。好好养胎才是。”

韩姐夫一凝,三小姨子是一点儿也不避讳岳父,那自己藏着掖着反倒让岳父看不上。

当下看着杨念慈,真诚道:“三妹别谦虚。说句不好意思的,我跟你姐也是偷偷问过生养有道的老大夫,虽然有些…他也闻所未闻,但有的也是肯定有效果的。况且,自有了馨姐儿后我跟你姐不是没努力…怎么就偏偏用了你的法子后才称愿?定是你的法子起的作用。待你姐胎稳后,定要亲自谢过三妹。”

杨念慈叹:“可别谢,我可不保证大姐能生出儿子来。”

韩姐夫一愣,洒脱笑道:“是儿是女都是我和娘子的孩子,都是我们的心头肉。我们不强求。”

杨念慈也笑

,心里腹诽,你不强求,你老婆要强求啊。不过,看韩姐夫如此模样不像做伪,看来他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杨念慈心情一好,觉得要关心关心韩姐夫才是。

“韩姐夫,这段日子委屈你了。”

韩姐夫愣了,委屈自己什么了?

杨念慈掏心掏肺的关心他:“韩姐夫,咱们都是自家人。不来虚的。你是什么样的人,咱都知道,为了配合我姐,你得素了多久啊?哎。委屈你了…”

韩姐夫急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啊?姑奶奶,您能不能看看您亲爹我老丈人的脸?

“唉,你说你辛辛苦苦讨回来的小美人们,就那样扔到一边了。这费银子不说,还干看着上火…”

韩姐夫只觉得老丈人正上火呢。

“估计我姐也心疼。如今,她有了身孕,你总算能脱身了…”

韩姐夫守着冰盆子直冒汗,直觉脱不了身了。

杨念慈话头一转,愧疚道:“…这事儿也是我引起的,是我得害韩姐夫你吃不着。这样吧,韩姐夫,你喜欢什么样的,我让人寻了送给你啊…”

韩姐夫一时没明白杨念慈的意思。

“小妾嘛。男人都是喜欢有肉有情趣的。恩,眼大胸大屁股大,怎么样?还是媚眼如丝腰细如柳?羞涩的还是开放的?恩,韩姐夫,你喜欢在上还是在…”

“啪――”

段相手旁的茶盏摔地上了。

韩姐夫屁股一滑,好悬没跪下。

段相阴森森笑:“韩小子,还有事儿没?”

韩姐夫颤着心肝连强笑都挤不出来,哭丧着脸拱手:“岳父大人,小婿告退。”

说着话呢,就落荒而逃了。

杨念慈眨眼:“姐夫。韩姐夫――”

韩姐夫跑的更快了。

“爹,你干嘛呢?”

段相这次忍无可忍真的火了,跳起来,手指头直直戳到杨念慈头上。戳的她直往后倒。

“你个死丫头,说的什么话?啊?那是你姐夫,你个小姨子说这些合适吗?还知不知羞耻了?谁教的你啊?”

杨念慈仿佛才想起自己说的过分,不服道:“大家都是成年人,还是过来人。我都不害羞,爹。你可是花丛高手,有什么好避讳的?”

段相气得喊:“有你这样给姐姐的男人塞女人的吗?”

杨念慈也喊:“不管谁塞都是塞,韩姐夫是个风流的,还不如找些姐姐能拿捏的呢。”

段相心肝都疼了:“感情你姐还得谢你呢?她可是刚有了身孕,若是被你气得有个好歹,我,我就…”

段相一时找不着什么招数来威胁杨念慈。

杨念慈却道:“大姐才不生气呢。你当韩姐夫跟你一样,领回家就是真爱啊。人家只爱面皮身段,腻了就扔。大姐只愁院子不够用。”

段相气得你你你,你们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念慈突然感慨道:“韩姐夫就得向爹学啊,上进升官建大院子。上次我们去的那家花楼…”

段相声音提了八个高度:“你还敢去那种地方?”

杨念慈暗道一声坏了,雷神保密的事情就这样让自己暴露了。

杨念慈紧着就往外走。

段相又一个杯子砸到她前边,惊得杨念慈跳到一旁。

“你给我抄女书,就在这里抄!”

杨念慈怒,那种残害身心的鬼东西让老娘抄,搞笑吧?

“你又不是我男人,我干嘛听你的。”

段相冷笑:“哟,出嫁从夫是吧?别忘了,你们还没礼成呢。”

杨念慈也冷笑:“我回去找个牌子写上他的名,这就拜天地。”

段相气笑了:“好啊,你先说说他叫什么?”

杨念慈傻眼,她只知道姓啊,这个坑姐的轩辕!

父女俩大眼瞪小眼,半天,杨念慈才道歉:“爹,我知道我说的过分。我只是看着韩姐夫有趣逗他玩。”

段相又是心肝疼,有这样逗姐夫玩的吗?

“你还是抄书吧。”

“…抄话本子成不成?”

段相无力了,这样的女儿嫁出去也是祸害别人家吧。

不再争执这事儿,段相问她:“刚刚你姐夫那意思,你有生子秘方?”

杨念慈一怔,她压根就没觉得这是秘方。

点点头道:“之前听来的,不知准不准。”

段相明显意动。

杨念慈心道,什么方子对你也没用啊,除了改名。

段相沉吟着道:“你二姐,一直没动静,你看…”

杨念慈服了,原来是担心另一个女儿呢?怎么就不想想自己呢?

想到段二的为人。杨念慈就有些不耐,将为人处世全按着好处来理的人,寡情啊。

“爹,大姐和二姐不一样。生孩子也是看机率的。韩姐夫后院人多。大姐怀的机会自然就少,而且大姐早就生养过了。可沐姐夫可是只守着她一个的,还是看大夫才是正经。我的法子不一定有效,可能只是碰巧了,您别听韩姐夫说风就是雨。”

段相也觉得有理。叹了口气,挥了挥手。

杨念慈歪着脑袋疑惑了句:“爹,您都凑够十八女罗汉了,怎么就不急要儿子呢?”

段相一愣,是啊,自己想儿子都想哭了,怎么就没想到自己用呢?

可又想起好友空悟的话,一阵心灰。

“爹命中无子,命中注定,强求不得。”

听得“命中注定”四个字。杨念慈心里空了一空,自己不会命中注定这辈子还会横死吧?

没了心情,杨念慈坏心眼的也不想段老爹好过。

“这事儿以后再说吧,爹,你还是先把小四嫁出去吧。”

果然,段相顿时糟心了,不提罚她的话,让她赶紧滚。

杨念慈才舒服了些,回去看孩子了。

不管再对段英彤怎么失望恼恨,该给皇室的面子还是得给。于是,端王大婚后一个月,抬了侧妃进门。

只是不是一位,而是两位。

另一位正是段相的死对头。秋相的孙女。

杨念慈呲着牙床,这俩人绝对的死掐啊。又猜想,同时迎进两位侧妃,端王是什么意思?他爹在朝堂搞平衡,他就在后院搞平衡,提前预演了?还是告诉这两个女人。她们没什么重要的?不知道这新婚夜怎么过的,一人前半夜一人后半夜?杨念慈想着就恶心,还没擦干净呢,又急吼吼的跟别的女人滚床单,跟玩三人混战的嫖客有什么区别?端王果然是个孬的。

再想,不由就想到轩辕。他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一个月差不多了,怎么还不回来?

杨念慈习惯了嘴贱的轩辕时不时跟自己说笑逗趣,现在总觉得少了他,身边冷清的厉害。

长吁短叹了两日,段相一脸古怪的找她谈话。

“什么?爹,你在说什么?”杨念慈仿佛听不明白。

段相尴尬的咳了声,自己也觉得荒唐不妥,可那位坚持,自己只有听从的份啊。又委屈女儿了!

“爹的老友,就是你公公,康儿的祖父。”段相顿了顿。

杨念慈不耐烦的点头:“爹,这个关系我理得清,你再说说刚才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段相为难开口:“康儿祖父说,怕仇家追查到康儿,想了移花接木的法子。就是…就是,给康儿派了个“父亲”来…”

杨念慈干笑:“这玩意也是能随便派的?”

段相又咳:“这样一来,康儿明面上就有了父亲,能消除仇家的疑虑,你们娘俩也安全了…”

杨念慈傻傻道:“是让我再嫁的意思?那为什么不能我自己挑个喜欢的?”

段相瞪眼:“什么再嫁?你想都别想。是找个假的来,跟你装做夫妻,实际上什么都不是!”

原来女儿还是在想着再嫁吗?

杨念慈默了半天:“也就是说,您的得力手下,康儿他爹要回来了?”

段相点头:“没错,就是用这个身份。”

杨念慈木着脸:“真是好大一份惊喜啊。”

段相尴尬又道:“那个,明天,就是他回来的日子。恩,虽然你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一定要记得你后来还是见过夫君的。惜儿啊,为了康儿,你委屈委屈,明日一定要装作认识他的样子啊。”

杨念慈木着脸没说话。

段相劝了半天,见她答应,才不放心的离去。

好一会儿,杨念慈才噗嗤笑了出来:不知轩辕是怎么哄的段老爹?难道是冒充他家老爷子给段老爹写信?不想了,等明天问了他不就知道了。

莫名心安的杨念慈一夜好眠。(未完待续。)

保山治疗盆腔炎医院
吉首治疗癫痫病方法
苏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保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吉首治疗癫痫病费用